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

[field:click/]次浏览 已收录

  下个月,2018年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就要开始了,这是摄影界的“嘉年华”。55岁得摄影师吴国勇这两天忙得团团转,他在为自己参展的作品《无处安放》做最后的准备。

  今年年初,在网上看到杭州一处单车坟场的图像时,吴国勇萌生了拍摄的念头,之后,他去了国内20多个省,寻访45处共享单车坟场,拍摄一万多张照片,这些极具震撼力的画面迅速在网络上走红。吴国勇将这组作品命名为《无处安放》。

  进入2018年下半年,曾经疯狂的共享单车已显疲态,不少单车公司倒闭、退出、被收购……

  吴国勇的图片呈现出共享单车生长时是如何的触目惊心,在长达半年的拍摄中,他发现除了用户,其他所有参与者对单车坟场都讳莫如深,甚至强烈抵触。

  吴国勇常住深圳,10多年前开始专职玩摄影,在深圳,他自己有自行车,有时会骑车穿行在大街小巷。

  吴国勇下载了摩拜的APP,交了押金,那时他还没意识到这辆自行车会进入他的镜头。“即使现在,我也还会使用,共享单车的确提供了便捷,这一点我从不否认,我也从来不反对共享单车。”直到2017年9月份,一次偶然的机会,吴国勇在浏览网页时,看到了几张图片:杭州市区某处,堆满了各种颜色的共享单车,网友称为“共享单车坟场”。

  吴国勇心里一动,平时骑行的共享单车以这样的一种方式被“遗弃”,“挺惊讶的,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的地方。”

  之后,他开始有意识地在深圳寻找是否有类似的单车坟场,今年年初,吴国勇在深圳龙岗区发现了这样一个地方。

  “说实话,之前在网上看到单车坟场的照片,可能冲击力没那么强,真正站在了现场,才觉得震撼。”吴国勇反复用“震撼”形容自己的感觉:清一色的小蓝单车,一排排摆放在空地上,有5万多辆。这里成为第一处进入吴国勇镜头下的共享单车坟场。之后,他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寻找这样的“坟场”。

  搬车的员工们什么线月底,吴国勇先后来杭州5次,拍摄了6个单车坟场。之所以这么频繁,是因为根据他掌握的信息,杭州是全国最早爆出单车坟场的地方。

  吴国勇当时在现场看到,装载着共享单车的货车进进出出,往里面运送,搬运工地把单车从货车上扔下。这是他在每个单车坟场都会看到的,“在他们眼中,这些已经是垃圾了。”吴国勇凑上去想打听消息,对方地看着他,什么话都不说。这也是他拍摄单车坟场时经常到的:共享单车运营企业、城市管理部门,所有这些和共享单车相关者对单车坟场都是的态度,不希望外人探究。

  40多处单车坟场拍下来,有一个让吴国勇印象深刻的细节,“当你走进单车坟场时,你能感受到这些单车是有生命的,因为它们在发声。”

  在准备这次的连州国际摄影展时,吴国勇和“风面”联合发起了一个“大家一起拍共享单车”的征集活动,“征集照片和我拍摄的单车坟场那种宏大叙事不同,大多是拍摄者身边的共享单车被损坏、遗弃或者乱停放的小场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