乾隆金瓯永固杯的“永固”之殇

[field:click/]次浏览 已收录

  近日,第二季《国家宝藏》迎来了首期,黎明“乾隆”,为大家讲述“金瓯永固杯”的前世传奇。这只灿灿、珠光宝气的杯子,不但吸引了现在观众的眼球,更是承载了太多太多的历史信息,了大清的国力强盛,也目睹了它的风雨飘零。

  在中国古代,文人雅士其实都没有那么爱金子。中国人爱玉,玉像君子,温润内敛,《诗经》上说:“言念君子,温其如玉。”乾隆喜欢玉,大家都有所耳闻,他给自己皇子的名字里都加入“玉”字旁。在《书剑恩仇录》里,金庸先生也加入了这么个情节,说是乾隆送给陈家洛一块玉,刻着“情深不寿,强极则辱,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”。中国文人爱青铜、爱石料、爱字画、爱陶瓷,就是不爱黄金。

  黄金虽然自古以来就是贵金属,但是在古人眼里,就装满了一个字——“俗”。上古时期传下来的金器极少,对于黄金最广泛的应用,除了用来当货币的金锭,就是女孩子的首饰了。到了汉代以渐至于魏晋南北朝,各类金饰稍稍多起来。漂亮的金饰还多发现于中原的边缘地区,如达茂联合旗出土西晋时代的金五兵佩,又磁县东魏茹茹公主墓,太原北齐东安王娄睿墓所出金饰等。

  女孩子没有那么多讲究,黄金漂亮,就爱黄金。草原民族也喜欢黄金,欧亚西部草原青铜时代中期,也就是公元前2700-2500年前,生活在草原上的贵族们就开始有意识地开采金矿、制作黄金制品。进入铁器时代早起,中亚草原兴起多支游牧文化,开采、冶炼技术有了长足的发展,除了首饰外,还发展出大量动物纹黄金饰牌,并用黄金装饰马具、武器。所以今天我们在看一些草原民族的文物展品时,感觉满眼都是金灿灿的。2000年俄罗斯与联合考察队在图瓦国挖掘了一处坟冢,时间在公元前七世纪,墓主人为一对夫妇,出土金器5700多件,重20公斤。

  从现在文物出土情况看,黄金的流行和使用,是一个四周向中原包围的过程。传统的中原的文人们对黄金一直不太感冒,金风再好,也需要玉露。金酒杯就更不必说,当年李白抱着金酒杯,“金樽清酒斗十千”,喝完了就郁闷了,酒杯一放,筷子一扔,自己提着把剑四处转悠。

  清代文人也不爱黄金,这些老儒生更是如此,寻遍了他们的书房,也找不出一件金器——或是有,但是都偷偷藏在小金库里。只有一个人特别有文化自信,也特别有审美主张,那就是乾隆。乾隆推崇藏传佛教,佛教和佛像都是极其费金的,内务府所造金塔,动辄耗金万两。就单吃饭一项,他就给自己配备了金器295件,银器569件,乾隆元年到九年间,宫廷每年的用金量,大概在3850两左右。所以乾隆不但自己造了专属的小金杯子,还不止造了一次,而是像星巴克的咖啡杯一样,自主设计,配套周边,出了多种限量款。

  这件事的源起,是乾隆总觉得“明窗开笔”的时候,少点什么。所谓“明窗”,就是乾隆到咸丰朝时,养心殿东暖阁的西头南面临窗,用木福扇另朋一间小屋,这间小屋叫有一方乾隆的御题匾额,叫“明窗”。里面临窗有宝座床,面东坐褥,左手边是紫檀炕案,右手以窗台为案。

  嘉庆自己说,明窗开笔仪式,是雍正时开始成为定制的。每年元旦子时一到,既不下厨房煮饺子,也不出门点挂鞭,而是在明窗案上,开笔书福。此时就身着朝袍礼服坐在面东的坐褥上,紫檀案上设一金瓯永固杯,里面倒上屠苏酒;设一玉烛长调烛台,手引发光。然后用一款定制毛笔——管端可“万年青管”,写下一些吉祥话,来年政通人和。

  比如乾隆就写过:“元年元旦,海宇同禧,和气致祥,丰年为瑞。”“二年元旦,万象同春,永永平安如意。”“三年元旦,敬迓福禧,时和年丰,内外安和。”之后,由臣下进“时宪书”,浏览一遍,寓意“授时省岁”,之后一一吩咐有司庋藏,礼仪完毕。

  当然,乾隆本人是一个雅致又多金的boy,这么有寓意的酒,自然要选有寓意的杯子。写了前三年之后,他觉得杯子不好,烛台也不好。乾隆四年十一月,可能有一天想起再过一个月,要给自己的元旦添点儿新节目,于是让太监胡世杰交给乙方造办处一个case:“白玉梅共托,配做一蜡扦,上安琅稳瓶,其名‘玉烛长调’,再配一金杯,其名‘金瓯永固’,先画样呈览。”不久后,乙方交出设计方案,大甲方乾隆认可,并且提出:“其金杯足子做象鼻足子,镶珠宝点翠,金杯刻‘金瓯永固’、‘乾隆年制’之款。”

  正月乙方交了杯子,显然甲方皇上觉得不太满意,在初三的时候,不顾正在休年假的乙方,提出要求:“将金瓯永固往细里做。”并且要求再加制两件,还要那种“土豪金”的效果:“耳子夔龙上各安大珠子一颗,两面,每面安珠子五颗,中间一颗安大些,花头要圆的。”

  后来做的两只杯子,乾隆显然很满意,用了将近六十年。但是到了乾隆六十二年(嘉庆二年)的时候,已经是太上皇的乾隆,还不舍得离开自己住了六十多年的养心殿。这年的年底,差不多同一个时候,他又觉得,既然都换新的了,自己的小杯子旧了,也再做一件新的。于是十月二十八日,非常给力的乙方内务府,便造出了一件新的金瓯永固杯——也就是我们今天看到故宫博物院贮藏的这只。

  这只杯通高12.5厘米、口径8厘米、足高5厘米。夔龙立耳,夔龙头各安珍珠一颗,三象头卷鼻为足,杯身錾宝相花,满镶宝石,口边刻回纹。杯前正中镌篆文“金瓯永固”四字,后面镌“乾隆年制”款式。用了“九成金二十两、正珠大小十一颗、红宝石大小九块、蓝宝石十二块、碧牙石四块”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乾隆为了金灿灿的土豪风,杯身特别用了点翠工艺,所以今天我们看到的杯身大体是蓝色的。这种低调又奢华的工艺,是用小剪子剪下活翠鸟脖子周围的羽毛,轻轻地用镊子把羽毛排列在图上粘料的底托上。翠鸟羽毛以翠蓝色雪青色为上品,颜色鲜亮。被剪下羽毛的翠鸟通常会很快死亡,因为太缺乏动物,此种工艺今天已经用其他材料代替。